要可爱呀

非实名举报@pweipwei 没什么理由,就是想举报!

我有个web 🆔叫“要可爱呀66297”

嗯...主要是我现实生活和⭕️相关的,也放被屏的文,想关注可以关注哈~

第一次做z,给他打😢了

请教那些工作的大大,是怎么做到白天工作晚上还能更文的?上一天班我只想死,死之前炸掉我们公司大楼!

嗯,就是说,有朋友是女主吗?跟我交流一下经验呗?(来自一个小白的乞求)自告奋勇一点,别让我抓着你们求!

想跟你们分享一些我圈内相关的生活日常的,发不出去咯~😡

两千粉了!!!谢谢大家的关注!有人要福利吗?虽然我是大鸽,但觉得该有点良心......

王府小事——景世爻晋升之路(三)

   景世爻先是不同意,觉得这老男人一定是在戏弄他,可又很轻易地被王爷一句:“你是不是不会?”给激住了。


   他打出的招式,都是些几十年前的老动作,能看出来是用心学过的,只是没有人点拨,得不到更深的进益。


   王爷没有说话,径直走到景世爻身边,握住他的手腕,示意人继续,接着看准动作、时机,扳着景世爻的手腕一转,一个漂亮且有力度的绕腕带着手中的长枪刺了出去。


景世爻的眼睛噌地亮了。


   “你怎么知道!”这一招他当年学了好久,怎么也看不明白,明明动作是对的,可枪头总觉得软绵绵的没有力气,如今王爷只是动了动自己的手腕,居然就成了。


“手腕该是绕一圈还转回来,手心向内,手是正的握枪才能有力气。”


   景世爻不信邪,照着王爷的话又做了两次,结果发现问题果然就出在这。


   景世爻捧着枪都要乐出声了,忽的想起来自己不该让人看了笑话,又故意臭了脸:“嗯..你还算有两下子吧..也就比那些个花拳绣腿的强那么一点,要是我爹教我,肯定比你厉害多了。”


   王爷最会的就是带孩子,夏清泉从小不让人省心,倒是让王爷炼出一副火眼金睛,以至于他如今看景世爻就跟白纸一样,这时候纸上写着五个大字“死鸭子嘴硬”。


   “是,我自是比不过你父亲的,但如今他们不在京城,也算是把你托付给我,我也不能看你荒废了武功,以后若是有什么不明白的,都可以来问我。”王爷同景世刈多次出生入死,虽身份不同,但在二人心里都当对方是挚友,景世刈和父亲只在京城休息了半月便又启程了,如今景世爻一个人在这王府,人生地不熟,王爷也不想让他太想家,见他前些日子心情不畅,如今若是练武能分散些他的精力,也算是个不错的法子。


   景世爻当下切了一声,将手里东西扔给王爷就走了,心想着才不会找他,但不想过了两日,他抱着本册子在床上翻来覆去,喃喃道:“不问他,就要去请师傅,请师傅就要花银子,那我不能和钱过不去!对,我不是真心想让他教我,我只是为了省银子。”


   景世爻将自己说服了,也就隔三差五赶着去“请教”问题了,王爷也乐于见他如此,一来二去,景世爻也渐渐习惯了在王府的生活。


   “你能把你书房借我一下吗,嗯,我想给父亲写信。”景世爻今早收到了他父亲从边疆寄回来的信,便马不停蹄闯进书房要借王爷的笔墨回信,每月一封,这是他同父亲说好的。


   “你父亲对你很上心。”王爷从景世爻手里接过他的家书,看到上面都是些唠家常的话,比如问景世爻有没有好好吃饭,最近有没有闯祸,还有问他成亲后的日子是否还习惯,不要给王爷添麻烦诸如此类。而景世爻不知道,随着这封家书来的还有国公给王爷的信,大致是说景世爻年幼不懂事,从小家中长辈也不在身边,缺乏管教,请王爷多多体谅。虽在信里多是批评儿子的话,也不曾表露半分对幼子的袒护,但王爷怎会不知这字字背后都是一个父亲的关心。


   “当然,我爹虽然总是骂我,但他其实是很疼我的,可惜他太忙了。”景世爻撇撇嘴,装作一副不关心的样子在纸上写着回信。


“你小时候总是一个人在家?”问出这句话时,王爷心里也有了答案。


“是啊,很小的时候还有母亲和哥陪我,爹很忙,有时一年也见不了一次,后来母亲走了,爹爹也没能赶回来见她最后一面,过了半个月他才风尘仆仆地回家,在母亲灵前坐了两天两夜,我当时以为他能多待几天的,可他第三日就带着哥哥一起走了...”


   景世爻说到家人时,像是变了一个人,没有了之前的暴躁和戾气,仿佛浸在了童年的回忆里,整个人变得柔软乖巧,像个受了委屈渴望得到父母亲安慰的小孩。


   不过景世爻很快就收敛了情绪,他惯会岔开话题,他也不想为了家里的事在王爷这样的外人面前表现自己的脆弱,于是立马又变得纨绔模样:“哎呀!说这些干什么!我好得很,没我爹管我,你不知道我有多爽!钱也花不完,整天就是吃吃喝喝,而且我哥在家还总爱欺负我,他们不在正好,我...”


   忽然头上感觉到一点力量,打断了景世爻的话,景世爻顺势抬头看去,只见王爷伸出一只手在他头上揉搓了一把。


  景世爻疑惑地看着,王爷似也觉得有些突兀,但还是放轻力度又摸摸了他的头。


“不必强撑。”

王府小事——景世爻晋升之路(二)

   景世爻自小是家里的祖宗,他母亲走得早,父兄因为常年在外,总觉得对他有亏欠,从他很小的时候就常常被孤零零地留在府里,下人们总也心疼他,各种敬着捧着哄着,也就惯得他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。


   可自打来了王府,景世爻心里就憋着一口气,整日七个不服八个不忿,他知道王爷也不是真心娶他,说的明白些,王爷也是这桩婚事的受害者,可景世爻不敢也不能去怨怼皇上,只能将自己的怨气发泄到王爷身上,王爷自是当他小孩子脾气,不会同他计较,宋亦安也对他能避则避,也就只有夏清泉每天和他互相瞪两眼,便没别的人再理会他。于是景世爻渐渐就觉出了没趣,每日看着王爷他们三人嘻嘻哈哈的,心里不爽,可他也知道自己身份尴尬,又不想真闹出什么大事,再让皇帝知道,去为难他的父亲和哥哥,于是就这样一日日在王府里熬着。


终于他给自己找到了事做。


  景世爻有练武的习惯,嫁来的这一个月光顾着斗气,荒废了武术,今日起了个大早想要好好通通筋骨。他在府里晃荡了一圈,然后一个人遛到了后花园。


   “没想到,这狗王爷这么勤快。”


  景世爻远远地就在湖边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在耍枪,他自认为自己在练功上还是很勤勉的,每日并不贪睡,没想到今天起这么早还能撞见王爷,而且走近发现男人脖颈后背都是汗,至少练了半个时辰了。


“鸡都没起,他就起了。”


  景世爻踹了一脚亭前的石子嘟嘟囔囔地骂道,想着偷摸走人,他可不愿意让王爷看见他,好容易找到个环境不错的空旷地,还被臭男人捷足先登了,实在有些生气。可在他迈腿要往回走时,突然被王爷耍枪的招式吸引了。


   他们景家惯用长刀,父兄教他的招式也多和长刀相关,但景世爻对枪也是很感兴趣的,可惜没人教他,只能自己在画本里对着小人研究,或请些武功上乘的“师父”来府里演示。景世爻自觉还是见过许多枪法一流的人的,可他却被王爷迷住了眼,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能把长枪用出刀剑气势的,仿佛每一招都直冲敌人要害,不由躲在亭子后面偷看。


   景世爻将王爷的每一个动作都看在眼里,简直是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,甚至都忍不住跟着王爷一起比划,最后一个回马枪干净利落,仿佛直冲敌人咽喉。


“厉害!!”景世爻惊呼出声,王爷登时发现了他。景世爻见男人看到自己,忽然变得手足无措起来。


“来,过来。”王爷看他刚刚一脸惊喜的表情就知道景世爻对长枪是很感兴趣的,笑着朝他招招手。


“我..我不是在偷看你啊!就是..就是我起早了,随便转转,正好看到了...”景世爻像个嘴硬的鸭子,扭捏着往前走了两步,见王爷笑嘻嘻地瞧着他,就以为男人在笑话他,涨红了脸要骂人。


  王爷把长枪一横,将枪柄对着景世爻掷过来,景世爻人还没反应过来,手就一把接住了。


“嗯,反应很快,有底子。”王爷评价道。


“切,我家可是将门世家!瞧不起谁...”景世爻小声骂道。


“舞两招给我看看。”